2009年2月23日 星期一

to meet

.



住在荷蘭的房子裡常常有一種 住在器官裡 的感覺

可能是這種連棟式的空間加上年代久遠

以致鄰舍間的聲響與自己的生活格外緊密

這種依賴聽覺與他人的作息達成和諧的習慣

早已在成功國宅時期養成

現在的房間在二樓

跟公共空間的樓梯只隔一扇關得不緊實的木門

除了木門四周縫會漏風外

鄰居上下樓腳步聲都聽得清楚

同樣是“蹦.蹦.蹦.蹦.蹦.."的腳步聲

如何在腦中造成一個人體在上樓的形象呢?

聲音變成一道光

看到腳步踩地的重量感

從遠乎近又遠

木板震動以致我床鋪搖晃的程度

邊走邊喘的聲音可以辨識性別以及手上提的物品多重

鑰匙作響亮亮

他/她(們)總算安穩的進入(或離開)器官內部。



關於聲音從被製造然後傳到耳膜之後聽者產生幻覺的經驗

可能可以被錄製接著以不同媒體再現

但總是會漏掉什麼

那個無法再現的什麼因人而異



------------------



前天幾個朋友坐在酒吧裡聊天

不知為何談到喜不喜歡"戲劇"

三個說不喜歡兩個說喜歡

兩個覺得不喜歡的理由是“濫情“

其中一個補充但是他喜歡讀劇本

一個還沒說理由

喜歡的其中一個開始描述自己如何在比利時看戲的經驗

說他看到女主角跪坐在廚房哭得那一幕

他立刻投射自己在女主角的處境

他覺得戲劇所造成使觀眾投射幻覺產生感動是極具很肯定的一部份

不喜歡的開始批評這種幻覺的建立本身就是個濫情的動作

一個開始說不過他喜歡舞蹈

然後接下來就是個大混戰的討論......


整個過程相當有趣的是

每個人因為自己生命經驗的不同

辯證自己的喜好的同時也展現了自己的處境與態度

在沒有相同經驗的景況下

透過束手無策又積極說服的過程中

人們開始懷疑自己的記憶評論他人的記憶

試圖以言說讓對方體驗自己跟不同媒體的相遇





----------------------




昨天看了電影once( 中譯:曾經.愛是唯一)

總覺得哪裡跟咖啡時光給我的感覺有點像

可能是兩者都大量收了城市中的環境音

once有兩幕我很喜歡

一幕是男女主角錄完音走在路上準備各自回家時

不知道接下來是否該再碰面的那段對話

另一幕是最後女主角談著鋼琴看著窗外直瞪鏡頭

再漸漸拉遠的那個長鏡頭

真是很複雜的瞬間阿!!!!

這一瞪彷彿把劇情片給瞪成紀錄片了









.

2 則留言:

賽 提到...

這一瞪彷彿把劇情片給瞪成紀錄片了

這個形容很棒

YENYITZU 提到...

哈 謝謝你呀!阿晒
推薦你去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