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1日 星期三

丹頂鶴丹丹在西方






上課週一到

三個禮拜沒見面的大家又會再這個城市聚首

每個上課週一見面的時候彼此互相親吻臉頰共三次

一共32人有的親到有的沒親到

然後群聚在教室裡汲取知識

用餐時間相互寒暄

你的聖誕節怎麼過的?

你前三週在幹嘛?

你覺得剛剛那個演講怎麼樣?

週五上完課的時候彼此互相親吻臉頰共三次

一共32人有的親到有的沒親到

各自坐火車再回到原來居住的城市



沒有上課的獨處三週很想見到人類

密集上課的三週又過度頻繁地見到人類想要獨處


如此彷彿一再重複的夏令營已經被渡過17次

剩下3次










語言作為陌生人之間溝通的初步橋樑

在沒有文化宗教生活習慣的共識下

沒有被撩若執掌的危險

也沒有被深刻感動的可能

有點相信又有點不相信的眼神

機靈的從手勢笑點化解危機的舉動間捕捉人類的普遍性



從意識形態到肉身親臨

關於全體的概念透過隨著視角不斷被挑戰的包容度

化解了一個幻見又投入另一個幻見











昨天用筆寫信給我自己

在很久沒有用筆寫一篇文章之後

我記得有一次在自強號上遇到一個高中的學長

他說他不喜歡寫blog的理由是這種媒體上看不到字跡

在驚訝之後覺得非常認同

關於痕跡以什麼形式被留下這件事情

可以在很多層次上討論

譬如說痕跡有沒有被記錄的必要

痕跡是不是取代了現場

痕跡用什麼方式可以最真實的還原現場

痕跡被留下的當下遺失了什麼












很久以前我以為鶴跟龍或是河童一樣

都是只會出現在畫稿上的傳說動物



但其實我也沒有真正的見過一直鶴



關於丹頂鶴丹丹的新聞

被歸類在奇摩新聞生活版

丹丹在受傷康復之後先坐飛機到東北方練習飛

後來就飛到西方了

沒有承載人類

牠自己飛到西方了






.

2 則留言:

H.H.Huang 提到...

這幅畫真靠北。

YENYITZU 提到...

鶴好可憐
要載人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