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from European/UnEuropean to Yellow? Black? White?

.


今天是研二第二週的第二堂課

早上十點

校長與學生會面的第一件事情

就是在訴說歐盟研究所教育政策的變化

她先告訴我們我們畢業時將拿到很棒的畢業證書

因為我們學校加入了一個國際研究所教育認證的聯盟

拿到這個畢業證書將來可以自由的在歐盟內的每個國家都得到認證

接著她提到不過未來整個歐盟國的學生將受到更大的學習保障

而非歐盟國的學生將付更多的學費

如果你有錢, 我們就歡迎你來讀

舉我們學校將採取的新學費來說

就像英國早已經如此實行多年

歐盟國的學生學費是一年1500歐

非歐盟國的學生則需付一年5000歐

當然她也繼續解釋

這對藝術領域來說是相當大的傷害

尤其荷蘭藝術教育圈向來以廣招國際學生的多元性為傲

新政策的實施下可能發生的情形是

收到很有錢但是不有趣的學生

沒有錢的學生則沒辦法進入整個體制

所以藝術教育界也期待提出某些獎學金制度去保留一些不夠富有的非歐盟國學生

接著她再舉例她曾經到一年要付一萬英鎊的GlodSmith訪查

她問他們你們為何在高學費的政策下還能保持學生水準呢?

Glodsmith的人告訴她

因為他們學校名聲響亮

所以學生自然會想辦法自己籌錢



綜觀她這番談話

想必這小小的研究所學費調整應該是諸多歐盟互利政策的面向之一

可以想見未來歐盟國內彼此相互保障的和諧狀態

在場的非歐盟國學生第一個可能慶幸自己搶搭到沒有調漲學費前的最後一班船

但是大部分的感受應該是國/盟界的分明以及貧富之間的差距所造成獲得知識的機會的變化





下一堂課是關於明年校外project的發表

首先發表的團體是Partizan Publik

Partizan Publik是由兩個有歷史以及政治科學背景的年輕白人男性策展人所組成的團體

今年五月帶領我們學校的學生到Armenia做作品

當時我因為學校忽略了台灣學生可能存在的簽證問題而無法成行

這次Partizan Publik將帶我們到美國的底特律跟密西根大學建築系的學生合作作品

他們簡介了底特律的情況

在言談的過程中

不知覺得不斷將"Black"跟poor等字眼強調在底特律從50年代到現在的城市變化

也一度提到底特律在其中一條街的兩端有極大的貧富差距

一端是平民窟,另一端極為有錢人家有大花園甚至顧了"Yellow"在花園打掃

課程結束

一位有一半非洲人血統的同學泰瑞沙舉手說她覺得他們不斷的把black跟poor擺在一起讓她聽德很刺耳

Partizan Publik則解釋說因為他們用意在方便講述一個在美國的習慣性狀態

泰瑞沙也不甘示弱的說可是我們現在在歐洲不是在美國

如此繼續爭論了一陣子

下課後

我跟泰瑞沙說我同意你的抗議

而且其實他們剛剛也說了“Yellow“

泰瑞沙渾然沒聽到

用餐時

一位希臘新生不解的跟我們說

她不解為何我們會對膚色的統稱感到排斥

如果有人說她是“White“

她完全不覺得怎麼樣

我跟泰瑞沙同聲說到"當然你不會覺得怎麼樣"

接著泰瑞沙說

她覺得說Black跟White就算了

被說是Yellow真是很大的羞辱

她覺得關於黑白的討論至少是普遍熟知的

但是Yellow這個膚色根本不存在.....











.

8 則留言:

Yi-Chen 提到...

剛剛看到你暱稱正想問你是怎麼回事
現在看到這篇文章就了了

只想說
你辛苦了!

畢製就來做個跟yellow有關的吧

好歹yello也是一個好顏色!

Joyce 提到...

這真的很巧
前幾天我去看craig的新戲
craig 的哥哥跟媽媽正好在爭論關於種族的問題
Nelson 說每個人都有種族歧視, 而我們只是被歧視應為在美國白人是majority, 如果白人在黃種人或黑人是 majority的地方一樣會被歧視

我就在想...與其說會被歧視, 他們還比較受到特別待遇吧
就像會講中文的白人很厲害, 會講一點中文的白人很可愛, 正在學中文的白人通常都會被一群想學英文的女生包圍
阿我英文也講的很好阿, 怎麼從來沒被誇獎過

Joyce 提到...

umm

好像偏題了

H.H.Huang 提到...

我突然想到我姓黃。
小白說這個姓氏來自古代的糞字,
因為不好聽所以進化成黃。

raymeat 提到...

仔細想想
大便是黃色調的沒錯...

H.H.Huang 提到...

是的羅同學,那便是白同學想對我說的。

raymeat 提到...

中國人造字真是博大精深啊~~

YENYITZU 提到...

有趣的是

泰瑞莎小姐的男友

是一個韓國人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