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9日 星期一

我還在這裡




你沒有來

我卻還在這裡



我無法停止移動

即便我只是靜止著把腳站在地面

還是無法阻止頭髮變長漸漸

皺紋浮出漸漸

二氧化碳交換氧氣聲音漸漸

我的身體是一台不停向前的火車

是心如止水仍無法改變的事實




在這裡

我原諒你的缺席

你的缺席毋寧彰顯著世界上竟有一種缺席如你




我的手無法停止顫動

如同歐亞板塊與菲律賓板塊偶爾衝撞

所帶來的震動造就了你我站立的島嶼一般

如同電風扇 微波爐 引擎這些小小推動世界運轉的機制



我也要離開了

二十二天之後我要離開我暫居的這棟建築

到三百天前曾經停留五天的地方

我會有一只行李

我會被車站外的陽光刺眼

我會搜尋三百天前的記憶

到達下一個居所

停留三十天



我會在乾熱的陽光下沒有汗水



我會在不停的移動中

把你的缺席歸類於移動中的自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