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0日 星期日

心底深處是一塊熱起司

.



在心裡深處包袱著的是一塊軟燙的起司

回憶的動作就像哪條神經前去邊緣掏絲


軟燙起司的邊緣被無限牽絲網住一個夢



我為你作了一個夢

起司口味的夢

就像你也試圖想為他作一個夢一般地好心腸



我夢到火車多坐一站

途中有日光古堡河流

想說這麼好的一天徒步回上一站也無妨

夢裡充斥許多自以為的熟悉

這一站會到到下一站的理所當然

車上跟弟弟通電話

爸媽在munster車站準備接我回新竹

我說現在有文件展不如看一下再走

走到一座灰褐色巨型古堡有黑藍色尖屋頂

排隊入場後是左右兩座豪華弧形樓梯的大廳

大家都很開心

開心地坐在哪個十六世紀的古董椅上聊天




2 則留言:

志成 提到...

"軟燙起司的邊緣被無限牽絲網住一個夢"
這句話的句構好挑逗喔

神經 牽絲 比喻的真好

YENYITZU 提到...

挑逗嗎?!
豈不就是個貪吃的修辭.....
but thank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