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8日 星期三

中美洲拉麵

.




出版品的其中一部份需要翻成八種語言

因此必須拜託八個國家的人幫我這個忙

Teresa將幫我翻譯西班牙文

她來自多明尼克共和國(多明尼克曾受到西班牙殖民)

為了要跟她解釋文章的內容

晚上她邀我到她家作客。



一進門她正盛著剛煮好的拉麵

(自從上次Facebook上抱怨在阿姆斯特丹連鎖拉麵店吃到難吃的拉麵她便允諾我要做給我好吃的拉麵)

她在拉麵上依序放入醬炒茄子,豆芽,鳩蛋...等多樣小菜

我說Teresa你簡直比我還像亞洲人

她說因為她曾經有個德國日本的混血男友

灶邊看到香港出前一丁的泡麵袋子

才發現原來這就是她所謂拉麵的湯底

但是從她如此誠懇額外加入的豐盛的搭配

我仍然視之為一碗相當嚴肅並且充滿儀式性的拉麵



一同用餐的是她另一個之前駐村認識的荷蘭女生Frouwkje

在荷蘭大部分接觸的是國際學生

我真正認識的荷蘭人反而不多

尤其像Frouwkje這種



Frouwkje是學攝影的

她積極研究非洲議題

最近正在拍攝一個來荷蘭寫作一年電腦卻在作品完成之際遭竊的烏干達作家

回想他作為作者以及試圖回憶著作內容的交錯思考的談話記錄



我問她是什麼動機對非洲議題有興趣

跟殖民國後代的罪惡感有關嗎



她說她從小就有一種要到外面拍下景色的衝動



接著還談到她現年80歲的爺爺是最後一批到東印度公司當兵的一代

在政府的徵召下前往印尼五年

回來之後卻什麼都不(敢)講

並且定期想資助在印尼的朋友

她說荷蘭有一大批這樣的老年人

有的因為年事漸長開始願意寫回憶錄

她下一個project即將針對這個議題拍攝紀錄片






.

4 則留言:

儂特利您好 提到...

"在政府的徵召下前往印尼五年 回來之後卻什麼都不(敢)講" 我也是ㄟ "在政府的徵召下前往介壽大樓一年 回來也不敢講什麼"
說不定我之後也應該要寫回憶錄了!
重點是 我有一個小禮物要慰勞妳在荷蘭被論文折磨的辛勞 請問是否可以寄到ENSCHEDE的原始地址呢?
請速回報 謝謝!

YENYITZU 提到...

儂特利你好

回憶錄可以等你八十歲再寫不急

禮物就不用破費了

我已搬離原址

心意我已收到

十分感激!

儂特利 提到...

但我都已經打包好 信也寫好了...
可以將新地址EMAIL給我
不然就只好等妳回來了...

YENYITZU 提到...

其實
我也不知道我的新地址
而且我可能也又快搬了
Enschede的地址如果是平信可以收得到
包裹的話就無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