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9日 星期日

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為了訂到這家外表不起眼到根本找不到入口的餐廳,

花費了20個小時動用了四個國家的人。




昨天Enschede的台灣同學們要歡送即將暫時回台半年的東波,

大家決定要聚一聚。

Amy推薦了這家號稱必吃的西班牙餐廳,

但是這家餐廳必須預約,

他們當天準備的食材都是以預約的客人量來決定,

我也就在確定人數之後的在前一天晚上準備訂位。



週五晚間等待前往阿姆斯特丹的月台邊

我用流利的英文跟他們說我要預定明天晚上的晚餐

沒想到接電話的老太太聽不懂英文!!!!

霹靂趴拉的跟我講了一串西班牙文後

換手給第二個老先生

老先生還是聽不懂一邊碎碎唸著西班牙文再換手

於是第三個先生勉強記下我的電話號碼跟名字

我一邊唸英文數字 他一邊立即轉譯成西班牙文數字

緩慢而中斷地終於成功抄下我的電話號碼

並且叫我明天早上再打去確認



我興高采烈地得意於自己成功達陣



並立刻發信給所有與會者我已訂位,

大家要幾點在哪裡集合.....



當天早上

當我打去要確認時

又是這個不說英文的老太太開始瘋狂跟我講西班牙文

我重複說了100次

“I just made reservation for 10 people yesterday“

接著

我們就陷入她叫我講西班牙文我請她說英文的戰爭當中

當這個無止盡的循環一直燃燒我電話費的同時

我身旁的土耳其人Seda突然對我說她會說荷文

我心想

對後,這餐廳開在荷蘭

總會說荷文吧!?



我就將手機交給救世主Seda小姐

眼看Seda小姐一邊從禮貌和藹的笑容

轉變成眉頭深鎖的疑惑

我一直在旁邊對Seda念玆在玆地提醒著我的現狀

“they have my number, Yen, Miss Yen....“

Seda說了一陣之後

認真的看著我跟我說他們沒接到訂位,

她也不給現在訂,她現在該掛電話嗎?


Seda說這個奶奶連荷文都含糊不清...

而且他們只有接到21個人的訂位,

並沒有任何10人的訂位記錄



正當氣餒的我坐在窗邊的沙發上

剛洗好澡的希臘人Yota突然現身

我說我心情不好因為晚餐搞砸了

沒想到

Yota突然說她會說一點點義大利文

搞不好可以試試看她的義式西班牙文

於是

在我把窘困的現狀與交鋒的過程

以及必須掌握的論點解釋給Yota之後

這是第三次打給這個瘋狂的西班牙奶奶

Yota的嘴臉也是一路從端莊到歪斜

西班牙奶奶說話時如機關槍連發

Yota一直叫她講慢一點

第一階段的爭論中

得到跟上ㄧ通電話一樣的結論

我昨晚的訂位並沒有成功

第二個階段的攻防

由於我方對於已訂位事實的堅持

加上可能不想再被各國語言騷擾

她姑且讓至少可以以拉丁語系溝通的Yota立刻訂位!

Yota於是問我電話號碼

我就用手指一個一個數字逐字比給她看

我的電話號碼立即已三種不同層次被再現

(台灣人的手語--希臘人的義式西班牙語--西班牙人的西班牙語)

就在即將完成這艱難任務的最後階段時

.......我親愛的電話沒錢了

Yota不屈不撓的說沒關係她Skype裡面有錢

不過她先上了google translate

查一下自己講的西班牙文數字是正確的嗎

我們於是打了第三通電話

任務才暫時告終

我用閃亮亮的感謝眼光看著她這一系列拉丁語系的質詢答辯

Yota坐在沙發上點了一根煙冷靜地跟我說 :

語言這種能力真奇妙,居然會在這種時候被善用



我的電話響了

一秒又停了,

一看是餐廳打來的

顯然是想知道這個Miss Yen是不是一連串整人電話。



當我乘坐火車返回Enschede的途中

內心不安她會不會把前一天電話裡的10個人聽成21個人

結果他們準備了31個人的食物

結果整家店只有10個

....10個台灣人

我內心漸漸不安

於是請Amy給我她墨西哥室友的電話

再請她墨西哥室友在第四通電話做最後的確認





就這樣

台灣人 土耳其人 希臘人 墨西哥人

在20個小時內的交鋒換來一頓西班牙人做的晚餐,

讓我不得不對這家餐廳以及這瘋狂老奶奶.....有所期待。















晚上七點十分

當我依循著google map建議的路線到達一處荒涼住宅區

如第一張照片所見

隱約我瞥見招牌

但是


我找不到門!!!!!!

我可以從完全被遮住的落地窗聯縫看到有光跟椅子在裡面

但是門呢?門呢?

我試著開沿這牆右邊第一道木門看看有沒有鎖

一開發現沒鎖

一進門就是一道如教室般的長廊

而餐廳顯然就在左邊第一間有燈的教室


往內一看

完全就是一個70's風格

在公開場合室內抽煙非法的荷蘭

居然有人大剌剌的在裡面吞雲吐霧

而且裡面的人看起來都像是很狠的角色

穿厚皮衣濃妝豔抹的女性

戴黑帽的中年男子

跟.....


跟櫃台裡

我一眼就認出的

逼我講西班牙文的老夫妻......

我該進去嗎?

我該進去大方的用他們聽不懂的英文跟他們說

Hi, 我就是那個Miss Yen嗎????




這裡完全就是

把台北的波麗露餐廳搬到荷蘭

然後全部人都只說中文跟台語一樣酷










這整家店

就只有老先生跟老太太這兩位工作人員

一進去

他們與我們的溝通方法就是

雙手打開

表示“十“的意思

問我們是不是那十個人

沒想到如此艱鉅的旅程我們總算萍水相逢了

不用語言

我們就是他雙手掌裡那十根手指頭

每個都有位置



我們就像闖入西班牙老爺爺奶奶家的異客

霎時間我完全了解前24個小時的意義。




他們一直來問你好吃嗎?

前菜有炸魷魚 蕃茄牛肉丸 炸薯片 馬鈴薯蛋 跟沙拉

最後

他們倆個小心翼翼彼此關照隆重的端出最後一道菜

一大陶盤裝的西班牙海鮮燴飯裡面還加雞腿





實在很好吃

就像跋山涉水的拜訪一個遠居深山的友人

為得就僅僅是坐下來好好吃一頓飯






而且每個人加上餐前紅酒跟餐後咖啡只要6.83歐

跟歐洲一般的餐廳比起來實在是天降甘霖的數字



(老先生帳單寫著6830....我一整個嚇到....想說這是最後一嚇嗎

原來他們只是不習慣寫小數點....)





我可以想像我打的第一通訂位電話

第三個勉強跟我講英文的人

是在焦急中被他們硬凹去幫忙

現場唯一會講一點英文的客人





Sociedad Española de Enschede
Laaresstraat 27
7514 ZA Enschede, Netherlands
+31 53 4335732‎

5 則留言:

H.H.Huang 提到...

感覺你下次再去,
就再也找不到那家餐廳。

Yi-Chen 提到...

太酷了
我也被帶入你的奇幻世界裡

YENYITZU 提到...

或是下次去老夫婦變成年輕夫妻之類的
糖果屋之類的....

阿鄧 提到...

所以另外21個客人有出現嗎?

我很好奇耶?!哈

YENYITZU 提到...

有來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