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2日 星期五

總是有人都走光的時候




跨完年之後沒多久就是上課週

上課週之後便回去台灣過新年

從台灣回來之後又是上課週

然後現在上課週又再結束了

每天從早到晚一同吃喝拉撒的同學

一秒拎著行李回到自己居住的城市

Enschede又回到它應該有的空蕩

就算音樂放的再大聲

飯還是要自己吃

路還是要自己走

飛機要自己搭

公車要自己等


總是有人都走光的時候


河流總是順勢把人從歡愉熱鬧的場子沖走

如果沒有光現場就不會成為舞台

如果沒有雜音當下就容易被安住


五月底做完劇場的隔天

就立刻要飛到亞美尼亞兩週做作品

同樣的狀況發生在三年前的六月

第一部戲結束隔天馬上飛到威尼斯看展覽

去年六月的計畫口試後也立刻飛到荷蘭做作品


疲憊很久的一群人一秒從現場散開

然後眼前的物理空間立刻急轉至下一個現場

身體帶的眼睛去看這瞬間聚散的電影

然後提醒自己沒有永遠的現在



今天學校開始了一項performance workshop

buba跟我用了五分鐘討論

做了個一分鐘的作品

大家覺得不錯

開始討論起他們看到的感想

然後就開始有人問起這件作品真正的意義

我就說我們做的就是你們剛剛看到的

意義講出來就死掉了

然後就有人開始說

即便你們做的作品不錯

但我無法判定這只是一時幸運還是你們真的有些什麼

然後我就說如果你們剛剛覺得喜歡那就好了

下次你們要是覺得不好看那也就算了

接著又有人說

也許你們可以嘗試說說看整件作品運作的過程

我又回答

但是在複述的同時仍然無法取代剛剛的現場


於是整個過程使我看起來傲慢。

問問題的同學們也顯現出沒有得到他們要的答案的失望


我並不是有意要傲慢的

說出那些答案我也是鼓起了勇氣的誠實

然而適時的傲慢似乎又是必要的

外國人總是直來直往

跟你吵一吵明天可能又因為你有主見而尊重你

這星期五的workshop結束大家就準備要走了

我也不想為了自己的堅持再多解釋些什麼

時間總是會體貼地替人作一些必要的說服

這世界上總是有一些神秘兮兮的事是要自己獨自去體驗的

說完了也就不好玩了。

2 則留言:

abulica 提到...

你總是一貫的匆忙

YENYITZU 提到...

T_T
thats true....
生命成可貴
濃縮價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