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6日 星期六

量場地

.



回來第二天

又帶著魯班尺跟折疊木尺到廢墟量場地

廢墟外仍是個工地

推土機 石材 磚頭 等等

總是有工人先生在那裡施工

每次獨自大剌剌的穿過工地時

他們的臉上總是寫著

你這亞洲女人來工地幹啥

而我也總是神采飛揚並保持神秘感的與他們微笑致意

然後總是會有人來跟我說兩句


上次的先生是一臉不耐的問我

你要在這裡多久

我就說我要在這裡做一個劇場作品現在來量場地

他臉上的表情顯示他並不是很有興趣的立刻回答

不過我們快走了,這裡要關了

好的, 我只需要十分, 請等我一下


當然,我量了超過十分鐘

下一次進來他更不耐煩了

小姐, 我們真的要離開了, 你想被關在這裡嗎?

說完他轉身去開他的車直奔門口

我匆促收起大捲尺騎著小腳踏車趕緊跟上

在他一邊鎖鐵門的同時

我客氣的道謝並且再次強調

我五月會在這裡做一個劇場作品

(我只是想展現敦親睦鄰的基本品德)

一邊從門口回到車上他敷衍的應和

顯然他只關心他的工地是不是能夠準時關上



兩個多禮拜後的四天前

我又再度隻身帶著傢伙去量場地

這次是完全不同批工人

我依然突兀卻有善地穿越並釋出善意的微笑

這次兩個坐在怪手上的工人在我表達來意後笑著對我說

喔,當然 快去吧

大概量了二十分鐘

一個工人先生突然進來搭訕

hey,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I gonna make a theater here in the end of May

you know this building will be pullshed over next year?

ya, I suppose so too, I saw the new construction plan ouside.

where are you come from?

Taiwan.

接著,他就開始跟我說

他年輕時是個背包客六年

去過日本跟新加坡

曾經有一個關係維持一年的日本女友

他發現亞洲人跟歐洲人的思惟實在差很多

他覺得亞洲人有事情都不喜歡明講

像有一次他去一家餐廳

餐廳有個規定是每個人都要穿長袖

而他當時不知情下穿短袖進去

服務生就問他: 先生,你不冷嗎?

當他事後知道原來這位服務生只是婉轉的責備他沒穿長袖時

他覺得亞洲人超假!為何不直接指責他?

然後他說他那個日本女友也是

在他面前跟在她朋友面前完全是兩個人....

他又一邊說著荷蘭有個諺語類似誠實為上策之類的

總之在他抱怨了一大堆之後

他的結論是

歐洲人總是覺得亞洲人奇怪

但對他來說

不是奇怪, 只是不同罷了

我承受著他對亞洲人那相當誠懇的不解

(同時也驚訝於荷蘭隨便一個小鎮的工人居然就會是背包客)

一邊跟他解釋亞洲人並不是故意很假

只是覺得人跟人要有禮貌性的距離

那個侍者只是不想當面冒犯所以用比較客氣的方式面對

(至於女朋友,那廢話!在你面前當然跟在朋友面前不一樣阿!不過這個我沒說出來...)


一陣閒聊後

跟他講清楚戲是哪一天要演

不過他好像那時也不一定會繼續在這裡工作

然後他就揮揮手轉身走了

我便繼續著艱辛的丈量工作


約莫半個小時後

我看著錶覺得奇怪今天怎麼沒人來催我走人

走到門口一看






鐵門居然關了!!!!!!!!!!!!



歐買尬!!

大叔我好歹跟你聊了這麼久!!!

你居然不留情面的鎖我在裡面!!!

這是你對亞洲人的報復嗎???!!

你要叫我這矮子爬過荊棘的鐵網嗎??



天色漸暗,

傢伙收一收

想說要爬鐵欄杆也不能太晚

就在張望哪面牆比較好爬

比較不會被路人誤認為是壞蛋的位置時

眼光突然掃到建材遮蔽處的鐵網竟有神祕的破洞

並且大約是我可以出去的大小

God bless me!!!

Or maybe somebody else

這可能是亞洲神明感謝我對外國人解釋文化差異的禮物!





.

2 則留言:

raymeat 提到...

亞洲神明鐵定挺你

YENYITZU 提到...

thanks G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