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5日 星期日

Amsterdam Pillow Fight











昨天是國際打枕頭戰節

大家帶著枕頭跑到水壩廣場對面的紀念碑打了起來

棉絮飄來飄去很像下雪



要照到猙獰的人性就有戰地記者般的精神

一個人用漸大的語調向我衝過來喊著:

[......You-are-taking-a-PICTURE!!!!]

然後一把朝我頭頂打下去!

完全沒有任何反擊工具實在很悶

只能皺眉頭裝可憐

不過被陌生人打也還蠻有參與感的















3 則留言:

Yi-Chen 提到...

好棒喔!
你來荷蘭兩年在好幾個不同城市居住過
也很能感受到城市與城市之間的不同吧

YENYITZU 提到...

恩 但其實同樣的
在每個城市
居住的每個不同房間
也都面對著不同的困難....
這可能就是遷移者的宿命

Jimmy on the Anatomy table 提到...

哇!!摩天輪ㄟ......(明明這一篇文章的重點是打枕頭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