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5日 星期一

考古學家跟算命仙

.



世界形象展現在當事者對於相對場景反餽的過程當中



在香雞排店的老闆娘眼裡

顧客永遠是飢餓的

飢餓的顧客眼裡

老闆娘的香雞排總是炸得慢



看起來很中立的還是無法避免一點點的自私



1984年生的人如果說可以活到一百歲的話也不過是西元2084年

2046的時候也已經六十二歲了

如果這個人口中吐出可能屬實的也只會在這個年限當中



很多人樂於同時擁有考古學家跟算命仙兩種身分

既能以古鑑今又能未雨綢繆

我們偶爾在言談當中自動延長了自己的生命

從“我曾經...“,"我聽說..."到“他一定會...“,"我敢保證..."

此時此刻能夠如此確切的再現或預言該秒以外的現場

行使這個動作的起因來自於當事者對於普遍性認知的自信

所謂“普遍性“這裡暫時解釋作“全世界的人應該都是這樣想的“

在一般性談話當中當事者似有若無的吐露心中對於普遍性的認知時

顯現其承認、確定、包容或利用人類(世界)的有限性



我們無法釋懷自己為何到不了咫尺前方一公分處

消耗在錯過現場所帶來的遺憾

最後放棄抵抗

任由普遍性繼續壓迫著自己再現普遍性





瞻前


顧後




算命


考古












以一種過來人的姿態自言自語







.

2 則留言:

raymeat 提到...

天啊你哪裡來的這些想法的
genious!

YENYITZU 提到...

the suffering from human be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