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0日 星期三

如果說生命本身可能是生命它自己的

.




我記得有一個老師說過

藝術作品就像藝術家的孩子

你把孩子生下來

孩子便有它自己的生命

孩子好或不好

是孩子自己的事




上個月前的薩伊德系列演講

一個研究非洲後殖民主義的荷蘭學者

在演講的開頭說到

我們總是透過“我跟他不一樣“這個過程

來界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為什麼我們都要透過否認他人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城市裡發生火災時

人往往因為鐵窗而無法逃生




玻璃上儘管貼上鳥形貼紙

還是無法預防鳥兒撞上玻璃




看似和平自由的國家

總是有著強大的軍備




這世界上依然存在著一些地方

他們不設法保護自己依然能夠過的快樂

或應該說

他們保護自己的方法不是軍備




他們保護自己的方式

是透過每天旋轉輪形器具

去告誡自己人生不過是一再的循環




他們保護自己的方式

是花一個月的時間用彩色的米排成宇宙的形狀

然後再瞬間摧毀

去告誡自己人生的無常




他們保護自己的方式

是在困惑之後轉身便可以看到白雲藍天禿鷹犛牛

去告誡自己“自我“不過是大量的資訊所堆疊出的虛擬




我去個這個地方

聞過那裡的空氣

感受過那裡的溫度

吃過那裡的食物

看過那裡人的笑容跟城市人的笑容的不同

看到相信多餘防備





那個地方

沒有軍備

只有信仰




如果每個人

都有權力選擇保護自己的方式

如果說生命本身可能是生命它自己的





.

5 則留言:

紀紐約 提到...

佩服

紀紐約 提到...

紀紐約 提到...

不知如何回應

阿鄧 提到...

我覺得你可以出散文集之類

你的文字都好...

貼切與令人有強烈感受

讓我忍不住留下了第一封處女信息

YENYITZU 提到...

謝謝你的處女
留言